“杯酒偶一开怀仍不似煮茗谈诗”(名人书简)

“名人书简”本期刊出1985年“九叶派”诗人王辛笛致香港著名作家曾敏之的一封信。 信中,王辛笛先生回忆起此前的香江之行,在向曾敏之先生表示谢意...

  “名人书简”本期刊出1985年“九叶派”诗人王辛笛致香港著名作家曾敏之的一封信。

  信中,王辛笛先生回忆起此前的香江之行,在向曾敏之先生表示谢意的同时,还表达了自己对诗歌的理解和热爱。“良晤盛会虽再三再四,终觉游宴之时为多,杯酒偶一开怀,仍不似煮茗谈诗,或可更尽所见耳。”说到诗,王先生谈到了对王安石诗的喜爱,并写下一首小诗寄赠诸友。

  28年后,当我们读到这样一封信,仍然深深感受到相距千里的朋友之间的情谊,品味到一个诗人的诗意情怀。

  艺术中心茶寮一别,忽已两月有余,诸承关爱,无任欣感,唯彼此两忙,匆匆来去,晤叙遂不免苦其短暂耳。返沪后初以喉痛失声,此病近年每一劳累即发,私心颇以为忧,终幸在医护和家人悉心调理之下,连服中药一月有余,始告平复,堪以奉慰。然即在此期间,海外中西作家诗友以郑愁予兄伉俪为首先后回来讲学观光,经我个人接待者即不下十余起,乐亦可知。为此香江诸友遂未获及时一一函谢,疏慢失礼,歉难辞咎,叨在知交已久,还希多以见谅为幸。

  前在羊城亦复作数日逗留,回顾此度香江之行,前后竟达一月之久,然迭承旧雨新知,谬加奖赏,良晤盛会虽再三再四,终觉游宴之时为多,杯酒偶一开怀,仍不似煮茗谈诗,或可更尽所见耳。检读宋诗,偶得王荆公在庐山七律,末联为“胜概唯诗可收拾,不才羞作等闲来”,此中况味,大得我心,不觉为之击节赞赏移时也。曾以“香江寄列诸诗友”为题,写了小诗一首,兹录尘如次:

  日昨甘肃玉门石油诗会有柬来邀于本月下旬前往,到时如能排除杂务,亟思一行,当可顺道赴敦煌一游。

  驾从动静近来何似?初秋转眼即届,似不妨再来江南访旧,我辈亦正可重抒饥渴,如何?

  香港中文大学月初将有比较文学之会,上海方平、南京瑞蕻、北京周翰诸兄均将联翩与会,届时必有一番盛况。十月间中国作家代表团以艾芜老前辈为团长,亦将应香江中华文化促进中心之邀,前来参观访问,上海有黄裳、沙叶新两兄,北京有诗人邵燕祥、陈敬容(九叶中人)等,谅亦为足以所乐闻也。

  • 上一篇:品茶煮茗但求又美又科学
  • 下一篇:2018下半年湖南师范大学专任教师招聘拟聘用公示